网曝2019年央视春晚节目单,你来看看真实性有几分?

央视春晚节目单!

据说春晚嘉宾有:赵丽颖、冯绍峰、唐嫣、罗晋、谢娜、张杰、林心如、霍建华、徐峥、吴孟达、李玉刚、张曼玉、刘谦、霍尊、贾玲、李克勤、王菲、张学友、刘德华、火箭少女101、关晓彤、迪丽热巴、钱正昊、岳云鹏、柳岩、李建、TFboys、张靓颖、蔡徐坤、鹿晗、鞠婧祎等。

这阵容有点强大,快来一睹为快吧!

每年的春晚阵容都是大家期待的事情,但是有网友表示最近几年的春晚简直没法看,越来越没有年味,少了以前的乐趣。

但是小编认为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观看春晚,看的不只是节目,更是一种氛围。小编和家人每年都依然坚守在电视机旁看春晚,你同意小编的看法吗?

小编比较期待每一年的语言类节目,和自己爱豆王菲的节目!你呢?最期待谁的作品,来讨论一下吧!

铃木印度发布新款Access 125,标配CBS,5.6L油箱续航300KM

转载自百家号作者:键盘车神老凯

近年来,各大摩托车厂在庞大的印度市场投入的力度都不小,无论是建厂合资还是推出新车的速度,都让我们国内车友愤愤不平之余又有些羡慕,宝马、KTM、雅马哈都是它的大客户。就连相对弱势的铃木,也比国内要先行一步,Gixxer155小跑车,Intruder 150入侵者小太子都是那边传过来的,而近日铃木在印度又对其销量最高的踏板车Access 125进行了升级换代。

这次铃木Access 125最大的升级在于使用了CBS联合制动系统,对于前后轮的刹车力度进行合理分配,增强安全性。这一变化也是为了适应印度当地对于摩托车的安全规范要求(150以上必须具备ABS,150以下必须具有CBS)。这一点值得咱们学习和借鉴,安全方面的投资永远不嫌少,不过国内虽然没有强制出台相关规定,但为了适应市场需求,目前250cc级别的大部分新车已经把ABS作为标配,而150cc以下的确还是比较少见。

Access 125动力方面来自一台排量为125cc单缸风冷发动机,最大功率8.9匹约6.3kw/7000rpm,最大扭矩10.2牛米/5000转,相比国内和优友UU125的6.9kw要稍低一些,在印度市场它的地位就和国内豪爵铃木差不多,是市场上销量最高的踏板摩托车型,在2018年销售超过4w辆,有着非常广泛的使用基数。

其它主要参数包括长1870mm,宽655mm,高度为1160mm,轴距为1265mm,座椅高度733mm,车重101kg,潜望式正置减震和单筒后减震。油箱容积5.6L,虽然油箱容积不大,但是它和咱们的优友UU125一样省油,测试油耗每1升油可以跑63km,可以提供超过300km的续航里程,是不是非常惊人,百公里油耗大约1.6L。

下图为国内优友UU125

售价方面增加了CBS联动刹车共有两个版本,碟刹版为59636印度卢比(折合rmb约5630元),鼓刹版为56667印度卢比(折合rmb约5349元),相比老款小幅提升了大约1200印度卢比。当然按国内消费水平也是8000-1w级别的经济适用型踏板摩托车。而没有装配CBS型号的Access125将在2019年4月1日新的安全规范之后停产。其实我们对于车来说并不是主要的关注对象,而是它应对当地市场的进化而做出的安全升级。车友们,你觉得小排量摩托车有必要进行ABS、CBS的强制要求呢?关注老凯留言一起聊摩托吧!

“欢乐春节”各国轮番上演 当地民众体验中国年味

新华社北京2月2日电 综合新华社驻外记者报道:随着中国农历猪年的临近,丰富多彩的“欢乐春节”系列活动继续在世界各地展开,内容多元、形式多样的演出、热闹喜庆的春节大庙会等活动,让各地民众亲身体验不一样的中国年。

2019“欢乐春节”上海文化周系列活动于当地时间1月31日在美国旧金山拉开帷幕。这是上海和旧金山成为友好城市以来,第一次通过广播、电视、电影、体育活动等多种形式,让旧金山市民共享“上海创造”的一系列文化佳作,这也是上海为中美建交40周年和上海与旧金山成为友好城市39周年奉献的一份文化大礼。

文化周活动从1月31日持续至2月6日,将展映、展播一系列优秀广播、电视、电影作品,包括京剧《贞观盛世》、越剧《红楼梦》、评弹《繁花》、沪剧《敦煌女儿》、滑稽戏《海上第一家》等,多角度展示中国文化内涵和上海的城市魅力。

一批杰出的中国艺术家和体育界代表随团参加了此次活动。其中,京剧泰斗尚长荣携其主演的3D全景声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将为美国戏迷带来一场现代技术与经典国粹交融的艺术大戏。

尚长荣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上海文化周系列活动是一次非常难得的友好聚会,《曹操与杨修》将经典的传统戏曲与现代电影技术相结合,是一部触及人类灵魂的精彩影片,相信海外华侨华人及美国朋友看完后,对具有深厚历史积淀、以京剧为代表的中国民族戏曲会有新的认识。

文化周除了展映影视作品外,还将举办中美青少年乒乓球交流活动。国际乒联副主席施之皓及前乒乓国手姚彦将携上海少年乒乓球员来美切磋交流。

由中国东方歌舞团带来的2019“欢乐春节”文艺晚会2月1日晚在塞内加尔国家大剧院举行。中国艺术家们演唱了《在希望的田野上》《红旗飘飘》等歌曲,表演了非洲特色歌舞,还与塞内加尔歌手巴巴·马尔合唱了塞内加尔歌曲。

塞内加尔民众玛丽亚马在演出结束后对记者说,她已连续两年带孩子来看中国春节演出,希望孩子们可以像她一样热爱中国文化,有朝一日可以去中国学习、体验中国文化的精髓。

作为西班牙“欢乐春节”活动的品牌之一,一场别开生面的春节音乐会1月31日晚在西班牙马德里国家音乐厅举行。中国音乐家们为中西两国听众演奏了中欧经典曲目,大家在优美的乐声中感受东西方文化,体味中国春节。

中国留学生陈继哲对记者说:“当开场歌曲《茉莉花》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整个大厅一下就有了‘中国氛围’。中国民族歌曲《阿拉木汗》旋律欢快,听得我和周围的西班牙人都忍不住想跟着跳舞!乐团演奏的《图兰朵》《卡门》等西方经典曲目也增加了西班牙听众的亲切感。”

1月31日晚,以色列特拉维夫中国文化中心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多国驻以大使、当地民众与华侨华人共同准备迎接中国传统新春佳节的到来。

中国女高音歌唱家甘露露和“阁楼北京”越界音乐实验室带来的精彩演出,赢得观众的热烈掌声。大提琴低沉浑厚、小提琴宛转悠扬、吉他清脆动感,“阁楼北京”乐队的三重奏《月如霜》《流沙龙》等乐曲既颇具中国古风,又让人耳目一新。

以色列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哈盖·沙格里尔对新华社记者说,自己非常喜欢中国传统和现代音乐,当晚中国音乐家的表演充满激情、富有创意。期待在新的一年里两国合作更加紧密和富有成效,双边文化和人文交流不断增加。

为期3天的“欢乐春节大庙会”1月30日晚在埃及红海海滨城市沙姆沙伊赫好莱坞娱乐城开幕。山西艺术家们带来近10项国家级和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晋绣、太原剪纸、茉莉花茶融淬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到面食表演、杂技、古彩戏法等极具中国特色的文艺表演,现场一派欢乐吉祥的喜庆气氛。

“这些刺绣太精美了,我回去就挂起来。”艾因夏姆斯大学中文系学生舒鲁克用流利的汉语对记者说。来沙姆沙伊赫度假的她专门带着家人来逛庙会,一家人被晋绣艺术家武俊敏的刺绣作品深深吸引。

埃及南西奈省省长哈立德·富达在开幕式上称赞庙会活动为沙姆沙伊赫市增加了旅游亮点。中国驻埃及大使馆文化参赞石岳文说,欢乐春节大庙会近两年在沙姆沙伊赫这样的旅游名城举办,将传播中国文化与发展当地旅游业融合,获得了更多支持与赞扬。未来还会将大庙会带到更多埃及城市,让中国文化接上埃及地气。(参与记者:叶在琪、邢建桥、郭求达、陈文仙、吴丹妮)

来源:新华网

各地年俗展“十八般武艺”“中国年”刷进外国友人圈

嘉兴2月3日电(记者 胡小丽)中国传统年的脚步近在咫尺,但不少外国友人不仅提前品尝到了“中国年滋味”,还通过各地的年俗活动,“get”到了中国年的文化魅力。 49岁的美国人James就是其中一位。 不久前,他和40多位同事一起来到中国浙江桐乡总公司参加员工培训,期间,企业打造的包含写春联、画年画、剪窗花、打年糕、做糖画等系列活动的“年俗文化街”让他格外感兴趣。 望着糖画师傅用熟练的手法制作出一幅幅晶莹的糖画,James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来到做糖画的摊位上,像模像样地学着“店小二”,体验了一把糖画手艺。 “我是第一次在中国感受新年,中国文化太棒了,很多都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来自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Ray是该企业美国公司的负责人之一,他向记者坦言,“中国年味”中不仅充满喜庆,亦充满温暖。 现场,部分美国友人还拿起手机拍摄照片、短视频,跟远在大洋彼岸的家人、亲友分享这一特殊的快乐。 而浙江湖州的“打春牛”仪式则吸引了来自津巴布韦留学生感谢的注意力。据了解,“打春牛”是农耕时代迎春的传统名俗活动,意为打去春牛的懒惰,百姓以此迎接立春的到来,祈求风调雨顺。 感谢告诉记者,这是她在湖州的第三年,但体验如此传统的民俗活动还是第一次。图为“打春牛”活动。 崔梦琪 摄 现场除了“打春牛”外,场面壮观的舞狮尤为夺目。来自摩洛哥的留学生Ibrahim第一次过中国年,他对各样年俗活动都充满好奇,且当场体验了一次舞狮。 “我已经了解了很多的中国习俗,很高兴能尝试舞狮,真的非常有意思,这样的活动也很有意义。”Ibrahim说。 若说越来越多的传统中国年俗在被简化,春联还是必不可少的,因其形式简单,意义却丰富。 厦门集美大学就特地举办了一场外教、留学生写春联的活动,并邀请民间文艺家与外教、留学生们分享书写春联的意义与技巧,对中国春节的意义、春联的历史、春联的价值、春联的格式、春联贴法等。 该校研究生一年级学生、来自俄罗斯的叶莲娜在中国老师指导下写出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副春联。 她向记者表示,通过书写春联,让她明白了“年”真正的意义,“原来过年并不是一个普通、寻常的日子,而是一年难得全家欢聚一堂的重要节日。”(完)

“猪”事不顺的雏鹰农牧董事长发声:资金链有所好转

每经记者:朱万平 每经编辑:魏官红

图片来源:摄图网

雏鹰农牧(002477,SZ)董事长侯建芳微信朋友圈的最新动态,仍停留在2017年4月4日。这一天,他转发了一则名为《八个故事,八种智慧(句句入心)》的鸡汤文,并感叹道:“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仔细想来,人活着,越简单越轻松。”

如今侯建芳的处境,似乎恰如其转发的内容所言:“生活不容易”。2018年,侯建芳掌舵下的“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可谓诸事不顺:公司相继出现债务违约、难以偿还银行贷款、对外高息借贷、资产遭查封等情况。侯建芳本人所持公司股权也悉数遭到冻结。

近日,雏鹰农牧的一纸公告又将让其陷入舆论漩涡。1月30日晚,雏鹰农牧宣布业绩巨亏29亿元~33亿元。而巨亏的一则原因让人大跌眼镜:由于资金紧张,雏鹰农牧因缺钱,饲料喂得不及时,大批生猪被活活饿死。

外界对此一片哗然。“雏鹰农牧究竟饿死了多少头猪?”网友们一系列的疑问接踵而至。

2月1日,侯建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因信披等原因不便做过多回应,但网上有人故意断章取义,很多都是“瞎猜”的,但其并未给出明确的数字。对于公司的资金状况,侯建芳表示:“目前已经有所好转。”

事件去年已爆发

“(饿死生猪)这个事,去年媒体都已做了报道,我们披露的公告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侯建芳对记者表示。

此前因面临债务危机不得已以肉偿债,再到如今自曝大量生猪被饿死,这让雏鹰农牧再度陷入舆论漩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实际上,去年底,上市公司在河南的一些养殖场就被曝出有生猪被大量饿死的情况。

去年12月中旬,河南电视台曾报道,河南省新郑市当地10多个与雏鹰农牧有合作的养殖厂因缺少饲料,出现大量猪仔被饿死的事件,而饲料应由雏鹰农牧提供。

1月31日,《新京报》报道称,包括三门峡市在内的河南多地均有发生雏鹰农牧饿死生猪事件。

不过,到底雏鹰农牧有多少生猪被饿死?到目前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

从媒体报道来看,被饿死的生猪多为与雏鹰农牧有合作的养殖户饲养的生猪。

近年来,雏鹰农牧正在大力推广“公司+合作社+农户”的雏鹰3.0模式,并发展了大量养殖户。

所谓雏鹰3.0模式,简而言之,是指雏鹰农牧各地的分公司先行垫付农户养殖生猪的仔猪、饲料,并提供培训和技术指导;合作社负责对猪舍等生产设备进行管理;农户负责养殖。猪养大了,农户直接卖给雏鹰农牧,扣除前期垫付的费用,剩余部分归农户所有,这部分被称为代养费。

不过,农户只能喂来自雏鹰农牧的饲料。由于雏鹰农牧拥有饲料生产业务,一般情况下,其提供给农户饲料并不成问题。但随着雏鹰农牧去年以来资金链恶化,没钱买粮生产猪饲料,饲料难以及时向养殖户供应,导致生猪被饿死。

《新京报》报道还称,早在2018年4月,就有养殖户隐约感觉到雏鹰农牧出现问题,“一是当时的饲料,从以前的足量供应变为计划供应,供应量减少。二是代养费的支付不断拖延。”

猪价下滑致雪上加霜

2018年以来,国内猪价的波动,也让雏鹰农牧的问题加剧。2018年雏鹰农牧预亏29亿元~33亿元。这背后,除提计了超8亿元的资产和商誉减值外,大部分要归咎于猪价下滑。

有养殖户对媒体回忆称:“印象中,雏鹰农牧的猪饲料供应不足,是从2018年10月开始加剧的。”

2018年8月,国内多地出现非洲猪瘟疫情。受疫区封锁、禁运等因素影响,2018年国内生猪养殖行业业绩普遍出现大幅下滑。

行业龙头温氏股份,预计2018年公司净利润为39.5亿元~42亿元,同比下滑37.79%~41.49%;牧原股份预计2018年公司净利润为5亿元~5.5亿元,同比下滑78.86%~76.75%;2018年前三季度,正邦科技净利润下滑91.38%。

业绩预计巨亏,雏鹰农牧公司称,“受非洲猪瘟等影响,2018年末公司生猪养殖成本高于生猪销售价格”。

“2018年生猪行业出现养殖成本高于销售价格的情况确实大量存在。”卓创资讯生猪行业分析师王亚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去年8月,非洲猪瘟疫情爆发,严禁生猪跨区调运等措施,东北、河南等生猪主产地的生猪只能在当地消化,局部出现供过于求,当地猪价严重低于全国均价的现象。

雏鹰农牧的生猪养殖业务主要集中在河南、吉林、内蒙古自治区等地。截至2018年10月31日,公司在上述三地有200多家合作社。

2018年上半年,雏鹰农牧生猪销售单价为933.48元/头,销售成本为1184.93元/头,处于卖一头亏一头、入不敷出的状态。

陷资金链危局不惜高息借贷

虽然受到去年猪价跌幅明显的影响,但2017年雏鹰农牧就存在净利润大减、扣非净利润为负、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大降的情况。财报显示,2017年,雏鹰农牧净利润为4518.88万元,同比下滑94.58%,扣非后净利润为-3.05亿元;同期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0.76亿元,相比2016年末的18.01亿元,大幅下降。

2018年下半年,雏鹰农牧资金链开始加速恶化。雏鹰农牧2018年半年报显示,彼时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高达23.71亿元,但仅仅3个月后,截至2018年9月,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就只有12.9亿元,较2018年初的26.88亿元,大幅下降52%。

去年6月~9月,雏鹰农牧账上的货币资金快速流失,同时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偿债压力。以2018年9月为起点,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8.53亿元,其他流动负债26亿元,负债合计超过60亿元。

到2018年10月,雏鹰农牧就已经开始还不起钱了。据上市公司披露,彼时在公司未结清信贷信息中,不良类贷款2笔,余额1.27亿元;欠息11笔,余额1477.36万元。

在此之前,为筹集资金,雏鹰农牧甚至不惜高息民间借贷。

2018年6月,雏鹰农牧向自然人任常军借款2500万元,借款期限为1个月,月利率为3.5%(年化利率达到42%),侯建芳等人对该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后雏鹰农牧因未完全偿还本金被任常军告上法庭。

“目前,公司的资金链状况已经有所好转。”侯建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据悉,目前雏鹰农牧正在寻求与正规的金融机构进行沟通,希望银行等机构不压贷、不抽贷,及时续贷;另一方面,公司加快存货的售出、处置资产,补充现金流;此外,雏鹰农牧还希望政府介入引导协助,通过引入战略投资人等解决目前的困局。

每日经济新闻